DFish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无主队随缘看看。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和徵羽摩柯。调校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古筝。魔方。都不精。

2015贺岁【杂段】

除夕了。
……
卓木强巴一早就告别了寺内的僧侣赶回家去。无论如何年总是要过的——当然他过的是藏历新年——不过今年藏历新年的日期与春节是重合的。
又有一年没见到阿爸阿妈了。他心想,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对于自己参与密修准备去救妹妹的事,德仁老爷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他说这该由卓木强巴他自己决定。倒是梅朵阿妈有些担心他的安危。卓木强巴一直安慰她说:“我会当心的。我会把妹妹带回来。”
总有一天我会让我们一家四口再一起过新年的。卓木强巴暗暗发誓,走得更快了些。
……
张立带着阿米去了自己的母亲家。阿米已经适应了外界的生活,对于春节这个汉族最盛大的节日,她早已熟悉得很了。现在她正准备着年夜饭。有些菜要炖上些时间,得早点开始弄才行。
张立在收拾房间,顺便照看母亲。擦桌子时他看到桌上摆着的自己儿时全家的合影,那时他的父亲还在。看到父亲,他又想起那时的探险队,想起那些曾与他同生共死的兄弟们。他现在只联系得到卓木强巴了。对于几个可能还活着的队友,张立只希望他们已脱离这个噩梦。
……
岳阳正在旧金山的街头寻着一辆出租车。他已在国外辗转多年,世界的各个角落,他都游过了。
他并非不想回去,也不是不能回去,只是眼下他还担负着更重要的任务。当然对他来说,回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他的亲人都已不在了。
他终于打到了车。上车后,他用英文对黑皮肤的司机说:“去唐人街。”
……
吕竞男正帮忙打扫装饰寺庙。明天就是藏历新年了,庙里自然也多了几分年味儿。
这些年她也在修行,一为恢复身体,二为提升自己的能力。等到卓木强巴出发去寻找他的妹妹时,她仍要作为宿生守护他——而那时的敌人将更加强大。
……
吴邪按着惯例回家过年。父母对于自己的归家依旧很开心,虽然嘴上仍会说些“你这臭小子多久才回来一次”之类的话。
帮母亲择着菜,吴邪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一是因为计划就要开始了,二是因为胖子正安排出去旅游。他奶奶的,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想着这档子事,胖子也真是会及时享乐。
前段时间小花家那事也是折腾死小爷爷我了。妈的,一试才发现我身手还是那么差。老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啊,靠。
无论前路会怎么样,至少此刻吴邪正在家,正准备和父母度过新年。他相信明年的此时这里仍会是类似的场景。
马上就要结束了。
……
张起灵从久眠中醒来,活动了一下身子骨。
他并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也没有兴趣知道。
从周围寻了些东西吃后,他继续靠在墙上小睡。这是最节省精力的做法,也是他能在这里生存十年的秘籍。
十年快到了。
……
巴乃瑶寨此时一片喜庆。胖子正忙上忙下组织大家庆祝春节。这里现在发达了许多,都是托胖子的福——虽然他问吴邪借了不少钱。
“过完年,拉小天真他们出去玩儿一圈,到了八月份去把小哥接出来。哎哟,前景一片光明啊!”
胖子一边想着,一边帮一个小女孩把窗花贴到高处。小女孩开心地说“谢谢胖叔”,把胖子美得心花怒放。
……
“黑爷,您行行好,放我回家吧。”苏万哭丧着脸,“哪有大过年不回家的,我怎么跟我爸解释啊?”
“你不能关爱关爱残疾人嘛。”黑瞎子听着电视里的声音,“吃晚饭前会放你回去的,只是让你帮我叫个丰盛点的外卖啊,怎么这么别扭。”
“可你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我点什么啊?!”
“呃……”黑瞎子想了想,“青椒肉丝炒饭吧,够了。”
……
解雨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整个人胡子拉渣的。
他现在没地儿去,今年春节怕是又要像流浪汉一样度过了。
不过他也习惯了。对他来说,这远比不上他最苦的日子。
……
霍秀秀正主持着家宴。她其实很烦做这事,但作为家主,她不得不做。
所有人脸上都挂着虚伪的假笑,让她觉得恶心。
好在他们现在不敢再随随便便从身后捅她一刀了。她终究坐稳了这个位子。
……
沪看着桌上的牌,嘴角勾起一抹笑:“炸。”
“啧啧。”粤摆摆手,“过。”
港看了看沪手中仅剩的两张牌,摇头道:“过。”
澳也摇摇头:“你赢了。”
沪扔下手中最后两张牌,得意道:“掏钱吧。”
三人各从手边拿了几张红票子丢到沪面前。粤一边给一边笑:“你还不是赚的最少的。”
沪看了他一眼,轻哼一声:“你们要再联手整我,我就不跟你们玩了。”
每次都这么说,到最后还不是玩到底了。粤在心里默默道,我知道你不把你输的那点赢回来是不会甘心的。
……
京津冀豫四人在搓麻将。旁边放了几瓶白酒,以便及时给输了的人倒上一杯。
之所以会选择赌喝酒,是因为京在很多年前就一脸严肃地表示:“作为帝都,我们不能提倡赌博这种行为。但新年总得尽兴,所以就用喝酒的形式吧。”
你要杜绝赌博别拉上我啊。津当时腹诽,二爷我还想赚上一票呢。
京趁洗牌的间隙往沪那边看了一眼。沪的眉头皱着,似乎很烦恼。
这货怎么这么蠢。京在心里摇摇头,每年都跟那三个家伙血拼到底,你平时省下的那几个子儿都不够赔啊。
不过,哈哈。他又不由微笑,把云间灌醉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粤老弟~
“二哥。”津终于忍不住开口,唤回了京的神,“你看够了没?”
……
苏、湾、云和新四人正拿着照相机在大厅里走来走去。
王耀希望能为春节聚会留下一些影像资料,于是就在一片抗议声中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不玩牌不搓麻将且“热爱摄影”的苏湾云三人。
众男同胞们均表示:有没有搞错啊!把这种任务交给耀家F联盟!天知道她们会不会顺便收集些奇奇怪怪的素材!
王耀对此回应说: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素材阿鲁?好像很好玩的样子,我也想看阿鲁。
“不必了大哥!”众省此刻达成了一致。
后来众省才明白,其实王耀早已看穿了一切……作为一只真•天然黑,这种事情他实在太喜闻乐见了。
扯远了扯远了。虽然这摄影任务只交给了苏湾云三人,但最近新也常跟着她们一起到处拍照。为嘛?因为新是F联盟的未来发展成员=。=
四人拿着相机到处跑,每走过一处,都会让周围的人万分紧张起来。
不久后她们来到浙闽皖赣那桌。苏刚举起相机,浙便回过头来,冲她微微一笑。
快门按下。
苏看着照片里的笑容愣了一下,随即也回之一笑。
闽皖赣湾云新都一脸“我什么都没看到”的表情。
……
王耀站在二楼回廊上,微笑着看着下面热闹的场景。
真好呀。他想,他们都在,所有人都在。
他蓄了口气,对楼下喊道:“有谁来帮忙烧年夜饭吗?”
“我!”“我要来!”“我也要!”“给我留个位置!”
几乎所有人都丢下手头的麻将或纸牌冲上楼去。
虽然大家都爱玩得很,但展示手艺什么的,似乎更重要呢!

p.s.
•所有段子发生时间均为今天下午。
•其实三叔写了贺岁段子集,挺虐的。建议大家去搜搜看。(我写到一半想起这之前看过的东西又去回看了一遍,发现是贺岁段之后血都要喷出来了……)
•凶宅也该写的,但凶宅屯了很多更新没看,不知道故事发展成什么样了,所以没有写,见谅。
•这篇真是正宗乱炖……嗯大家年夜饭有这道菜嘛😂
•最后,恭祝新年快乐!


写于2015.02.18

评论

热度(5)

©DFish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