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ish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无主队随缘看看。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和徵羽摩柯。调校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古筝。魔方。都不精。

故区及区拟相关【杂洞段】(旧版)

#上海区拟# #故区二相关# #闵行和新区的对话#
“闵行姐姐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当然有啦( ̄▽ ̄)”
“诶?那闵行姐姐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啊?”
“这算什么问题啊,你怎么不问问我喜欢的人是谁 ╭(╯^╰)╮”
“……那闵行姐姐喜欢谁啊?”
“上海啊( ̄▽ ̄)”
“……我们家有谁不喜欢沪哥嘛……”
“可我最喜欢上海啊( ̄▽ ̄)”
“诶……”

#上海区拟# #故区二相关# #松江与上海县的第一次见面#
“喂,你是谁啊?”
上海县循声回过头去,看到身后有一个比自己稍长一些的男孩。虽然对方的问话很不礼貌,但他还是回答说:“我叫上海,上海县。”
“诶?!你怎么也叫上海?!真是奇了怪了。”男孩惊讶,“我先前遇到过一个叫上海的人,他还说他又叫华亭。你不会也有华亭这个名字吧?”
“我就叫上海。”上海县觉得这人真是奇怪,“华亭不是府么,而且早改名了,叫……”
“叫松江啦!那就是我!”男孩抢道,“那那个家伙是什么来头啊,为什么要同时用我们两个的名字?”

#上海区拟# #故区二相关# #上海县的回忆# #上海县&子闵行#
“记得上海特别市成立时我被划到了市外,但又一下子来不及搬走,所以就在南市家寄住了一段时间。那会黄浦有事没事就到南市家来溜一圈,看到我就一脸挫气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谁在干没安好心的事。后来黄浦一来我就走,我也没当他们俩电灯泡的兴趣。”
“电灯泡是什么意思?”
“……等你长大就会知道了。”

#上海区拟# #故区二相关# #子闵行&若徐汇&若长宁# #子闵行的日常#
“长宁长宁~”闵行从远处跑过来,大喊着长宁的名字。长宁冲她挥了挥手,笑道:“闵行又过来玩啦~”
一旁的徐汇警告似的瞪了闵行一眼,并没有和她打招呼。
闵行也不介意,她径直走到长宁面前,递出背在身后的花束:“路上看到很漂亮的野花,送给你啦!”
“诶,谢谢。”长宁有些不好意思地接下。闵行瞥了眼旁边的徐汇。徐汇的脸色很难看,而且神情非常复杂。
长宁凑近了去看那束花。徐汇有些忍不住了,他突然伸手去拿,结果这一夺,花束里有什么东西猛烈地震动了一下。下一秒一只很小的青蛙奋力爬了出来。长宁“呀”了一声,往后退了一大步。
徐汇的表情更难看了,不过少了刚才那复杂的神情。他狠狠去瞪一旁大笑起来的闵行,骂道:“闵行你干嘛吓长宁!”
“本来想给他个小惊喜的,结果是被你搅乱了!”
“什么小惊喜,你分明是看他善良就老是变着法子欺负他!”
长宁无奈地笑了笑:“哎呀,别吵啦——”
“哼,我只是跟长宁开个小玩笑,徐汇你老来凑什么热闹!关侬啥事体哦!”
“我……我当然不能看着你欺负弱小!”
“什么嘛。”长宁听到这话“扑哧”一声笑了,“闵行才是最小的那个啦,你也别和一个小姑娘争了嘛,她只是想和我们玩玩。”
“我是看不过你总被她欺负!你干嘛老帮她说话!”徐汇闷闷地拽过长宁的手拉着他往别处去,“闵行你回去找你的哥哥上海县去吧!我们再也不跟你玩了!”
“切,长宁可不会忍心扔下我哩。至于徐汇你爱跟谁玩就跟谁玩去!我也不想看到你!”
……
“唉,那时太小了,根本没发现徐汇对长宁满满的都是爱啊~”几十年后闵行和黄浦聊天时说起这些往事。黄浦“啧”了一声看向徐汇:“怪不得那会儿老不见徐汇你人影啊,都陪长宁去了吧啊?”
“呵,说的好像你没和南市腻在一块一样。”徐汇冷哼一声。
“说起来,我当年可给徐汇你制造了不少保护长宁的机会啊~你是不是该谢谢姐姐我?~”
“……你前两天调戏长宁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上海区拟# #故区二相关# #来自闵行的伪“情书”# #松江&上海县#
“呃……松江……跟你说件事……”某天上海县面色复杂地来找松江。
“怎么啦?”
“闵行好像喜欢我……”
“……”松江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所以这不是很好吗?你不是也喜欢她?”
“可是……她给我写了封类似于情书的东西……呃只是有点像情书……也不是情书……”
“她写情书?!好吧……那你跟她表白不就行了?”
“我……”
“上海县,你是不是男的啊?”松江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人家女孩子都要来倒追了。”
“……”

#上海区拟# #故区三相关# #(暗恋南市的)黄浦与徐汇在酒吧的对话#
黄浦抿了一口酒,带着些微厌恶的表情轻轻推开过于靠近自己的女郎。
对面的徐汇嘲讽道:“大少爷这是转性了?我记得你以前是来者不拒的呀?”
黄浦翻了个白眼:“难得有心情请你来喝酒,你就不能稍微说我两句好的?”
徐汇轻哼一声,道:“我现在很怀疑你的居心,你是真心请我吗?”
黄浦没好气道:“我也不想找你来陪我喝那么几杯,可比起静安寺或者卢家湾你这个人选还算不错。”
“但我觉得周围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头,”徐汇环顾四周,“你请我一个未成年人来喝酒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你未成年?你未成年只能怪你自己长得慢。”黄浦哂道,“再说身为一个未成年人你点的酒比我还烈,你真的好意思?”
“那是你们英租界的都和英国人一样不会喝酒。”徐汇晃晃酒杯,“说吧,你请我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你干嘛不找静安寺?我不记得我们的关系有那么好。”
“册那,静安寺那家伙又不肯来这种地方喝酒。”
“对对对,那么喜欢出入这种地方也只有我们大少爷了。”
“我记得你也常来的吧?”
“不都是被你拉来的么?”
黄浦又灌了一口酒,没有接话。徐汇问:“你到底为什么心情不好啦?失恋啦?”
没等黄浦开口,徐汇又道:“不对,你怎么可能失恋,对于大少爷来说姑娘之类的还不是可欲皆可求?”
黄浦差点没把手上的酒泼到徐汇脸上:“徐家汇!你少说两句不行吗!”
“好好好。”徐汇稍微正经了些,“所以是哪家姑娘啦?”
“不是姑娘,凡人有什么可留恋的。”黄浦啧了啧嘴,“南市那边有个我们的同类,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关系还算不错。”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人?”
“正常,我猜上海县都不知道他。”
“那你怕什么?都没人抢你的。”
“他……总之他很介意他华界的身份。我想请他来我这边来,他也不答应……”
“你干嘛不强硬一点?”
“怎么强硬?”
“把他拽过来啊,或者直接下药上床,他不就是你的了么?”
“……你有点专业啊徐家汇。”
“我是不干这种事的,我只是觉得那比较适合你。”
黄浦被他气得半死却又不知怎么回嘴。他狠狠瞪了徐汇一眼,随后挥手招来服务生:“结账。”
服务生递来账单,黄浦一脸抱歉地看了看徐汇:“不好意思,我好像……没带钱包哦。”
“你……”徐汇傻眼了,他没想到黄浦会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他。但服务生已经在盯着他看,他也不好意思推脱,只好乖乖付了钱。
走出酒吧后,徐汇质问黄浦:“你是真没带钱包还是假没带钱包?!”
黄浦笑着看了他一眼:“你猜?”
徐汇恶狠狠地说:“你给我等着!”

#上海区拟# #故区四相关#
对于卢湾和静安在一起这件事,黄浦一度很好奇,像卢湾这种“整天绷着张臭脸,偶尔开个口也是惜字如金”的人,静安居然能够忍受他?而且法租界和公共租界似乎总是各种针锋相对的样子,他们当初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对于这个问题,卢湾听后冷冷地瞪了黄浦一眼,静安表示卢湾只是表情比较少话比较少其实人很不错,而徐汇则说:“公共租界真正挫气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吧?”

#上海区拟# #故区四相关# #卢湾与静安的表白场景重现#
“卢湾和静安当时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啊?”有天长宁问两人。
“因为你。”卢湾简洁明了地答了三个字。
“哈?……”
“是这样的啦。”静安解释,“我们两个呢,本来就是很要好的朋友。后来我们慢慢喜欢上了对方,也知道对方喜欢自己,但谁也不肯去捅破那层窗户纸。不过在认识你以后,我一度跟你走的比较近,结果有一天卢湾就问我……”
“静安你是不是喜欢长宁?”卢湾突然问道。
静安愣了一下,随后又笑了:“你说哪种喜欢?我跟长宁只是朋友啦。”
“……这样啊,看你们俩认识不久关系就很好。”
“你想多啦。”静安轻笑,“你又不是不知道。”
两人对视许久。突然,卢湾上前将嘴凑到静安耳边:“Je t'aime.”
静安微微红了脸,他在卢湾耳边轻声回答:“I love you, too.”
一旁的徐汇、长宁和黄浦看得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徐汇才回过神来:“呃……完啦?”
“还能怎样啊,那会我们是在街上碰到对方,本来只想打个招呼的。”静安笑着看向徐汇长宁二人,“听说徐汇当年追长宁追得很是轰轰烈烈,要不你们也来演示一下?”
徐汇还没来得及拒绝,黄浦就已抢先道:“得了,你们别一对对秀恩爱了,放过我和我的眼睛吧!”

#上海区拟# #一些小设定#
•黄浦在1945年以前都没有名字。
•黄浦在喜欢上南市前经常去酒吧喝酒并勾搭女郎,喜欢上南市后他就几乎没再去过那种地方。南市消失后他又频繁出入酒吧,不过只是喝酒。
•黄浦相信消失的区是可能回来的,哪怕不是以区的形式。
•黄浦很不希望静安消失,因为他“不想一个人看着徐汇和长宁秀恩爱”。
•黄浦作为沪家市政府所在地很喜欢摆架子,但他绝不会在徐汇面前摆,不然妥妥地吃瘪。
•卢湾和徐汇跟黄浦的关系都不算太好。卢湾是真的不喜欢黄浦,徐汇和黄浦掐架是习惯。
•在租界时期,与黄浦走的最近的是南市,第二是徐汇;与徐汇走的最近的是卢湾,第二是黄浦。
•黄浦和徐汇之所以会走那么近,主要是因为只有徐汇肯跟黄浦去酒吧喝酒。
•徐汇对酒吧舞厅这种地方很不屑,但黄浦在看到徐汇“每次点的酒的度数都比我高,(表面年龄)16岁时搭讪女郎就得心应手”后,觉得他的不屑基本是装的。
•徐汇对此表示这只是因为他来自浪feng漫sao的法租界。
•徐汇吻技很好,会很标准的法式接吻。
•其实卢湾也会法式接吻,但毕竟徐汇是经常去酒吧的人ˊ_>ˋ
•长宁知道徐汇过去是个很风流的人,而且是自己察觉的(,因为徐汇吻技太好了)。
•当然黄浦跟长宁说过徐汇的不少风流往事。作为“回报”,徐汇也跟南市说了不少黄浦的风流往事。
•川沙和南汇、卢湾和静安是沪家最低调的两对。
•卢湾和静安确立关系的时候,黄浦还在绞尽脑汁向南市示好,徐汇才刚刚认识长宁。尽管如此,徐汇等人仍表示卢湾和静安“早该在一起了”。
•长宁出现时认识的第一个人是普陀,第二个人是静安。
•所有接触过长宁的人都觉得长宁人很好shou。
•所以普陀和长宁、静安和长宁认识后不久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结果长宁成了闸北和普陀、卢湾和静安的最大助攻。
•徐汇和长宁的最大助攻是闵行,因为长宁对闵行很好,即使闵行老欺负他。“哎,小姑娘嘛,让让她啦。”
•徐汇和闵行经常吵起来,因为长宁。
•但徐汇不否认闵行当年对自己(追到长宁)的帮助(虽然是无意的)。
•徐汇追长宁时一度智商情商双双掉线,幸运的是黄浦不知道这些,不幸的是这些把柄都落到了闵行的手里。
•沪家年纪最大的是嘉定,其次松江,第三上海县;沪家年纪最小的是浦东新区,其次闵行,第三长宁。
•沪家外表年龄最小的是崇明,他原本是泰州和南通的弟弟。
•松江和上海县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青浦出现后嘉定和松江都一度倾心于她,为此两人暗地里斗了很多次。后来松江选择退出了斗争,因为他觉得这么斗下去没有意思。
•结果现在这三人的关系是很纯粹的君子之交。
•上海县原先对闵行没有太多感情,只觉得带大就好,宠她也只是因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仅知道女孩要宠。但当他知道闵行把自己视作家人后,很多事情就变了。
•南汇消失后浦东对南汇的爱慕淡了很多,但对他的敬爱从未减少。
•杨浦与虹口的关系有一点暧昧。
•嘉定、松江、崇明、宝山、金山、上海县、奉贤、川沙、南汇、南市都留或留过长发。
•崇明的头发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剪短了。
•宝山和金山在自家钢铁业化工业发展起来后也都剪了短发。
•南汇在川沙消失后也把长发剪了,因此浦东没见过长发的南汇。
•上海县和闵行的头发在睡觉时经常会结到一起去。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初识#
“前两天认识了一个新的同类呢。”某天静安提到,“是个刚出现不久的地区,不过年纪跟我们差不多。他辖的是沪西越界筑路的那一块地方。”
“是吗?”徐汇不咸不淡地问道。
“嗯,感觉是个很不错的人呢,挺温柔的。”
“过两天介绍我们认识认识呗!”黄浦有些兴奋地说,“越界筑路那边我倒还不怎么了解。”
“好呀。”
……
几天后静安拉了一个男生来找徐汇等人。“法华,这些是我租界的朋友,这位是卢家湾,这位是徐家汇,这位是……呃……他还没有名字……总之是英租界的一部分吧。”
“早上好。”被叫做“法华”的男生笑着给大家打了个招呼,“我是法华,久仰各位大名啦。”
“哪里哪里。”黄浦笑着摆摆手。
“哎,说起来,法华的辖区就在徐家汇你家旁边呢。”静安道,“你们可是邻居哦。”
法华冲徐汇笑了一下,徐汇点了点头来回礼,但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长得挺清秀的。”法华离开后,黄浦悄悄对徐汇道,“怎么样?咱几个就你单身了,考虑考虑不?”
“你相信一见钟情?反正我是不信。”徐汇“哼”了一声,丝毫不为之所动。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徐汇没想到自己后来成了和法华走得最近的那个人。
原先与法华关系最好的是静安,但法华在得知卢湾与静安的关系后就慢慢与静安保持了距离。于是徐汇和法华这两个本就是邻居,又同样没有什么伴的人便多了些凑到一起的机会。
徐汇对法华的第一印象是很一般的,但随着交流的深入,他发现他们俩有许多相似之处。而且诚如静安所言,法华是个很好很温柔的人,与他交往是件,在徐汇看来,很幸福的事。
唯一的缺点就是,他对所有人都是那么好呢……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闵行的初现#
在见证了黄浦通过频繁拜访居然把南市追到手的“奇迹”之后,徐汇决定学习他的经验,三天两头往西边跑。
然而没过多久,法华,不,现在应该叫长宁,他的附近出现了一个新的孩子。
那个孩子名叫闵行,是个姑娘,不过皮得很,根本就是个假小子。她现在由上海县照顾着,不过经常来找长宁玩。
长宁很喜欢闵行。他喜欢小孩子,觉得他们很可爱。但闵行却老欺负他,比如抢他的点心吃,或者拿只小昆虫吓唬他等等。
长宁从来不生气,依旧陪着她玩。
但徐汇看到后很不高兴,他越发讨厌闵行。终于有一天,他与闵行就长宁的事争吵起来。
从此两人就杠上了。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子闵行与徐汇长宁的日常#
“长宁长宁~”闵行从远处跑过来,大喊着长宁的名字。长宁冲她挥了挥手,笑道:“闵行又来玩啦~”
一旁的徐汇警告似的瞪了闵行一眼,并没有和她打招呼。
闵行也不介意,她径直走到长宁面前,递出背在身后的花束:“路上看到很漂亮的野花,送给你啦!”
“诶,谢谢。”长宁有些不好意思地接下。闵行瞥了眼旁边的徐汇。徐汇的脸色很难看,而且神情非常复杂。
长宁凑近了去看那束花。徐汇有些忍不住了,他突然伸手去拿,结果这一夺,花束里有什么东西猛烈地震动了一下。下一秒一只很小的青蛙奋力爬了出来。长宁“呀”了一声,往后退了一大步。
徐汇的表情更难看了,不过少了刚才那复杂的神情。他狠狠去瞪一旁大笑起来的闵行,骂道:“闵行你干嘛吓长宁!”
“本来想给他个小惊喜的,结果是被你搅乱了!”
“什么小惊喜,你分明是看他善良就老是变着法子欺负他!”
长宁无奈地笑了笑:“哎呀,别吵啦——”
“哼,我只是跟长宁开个小玩笑,徐汇你老来凑什么热闹!关侬啥事体哦!”
“我……我当然不能看着你欺负弱小!”
“什么嘛。”长宁听到这话“扑哧”一声笑了,“闵行才是最小的那个啦,你也别和一个小姑娘争了嘛,她只是想和我们玩玩。”
“我是看不过你总被她欺负!你干嘛老帮她说话!”徐汇闷闷地拽过长宁的手拉着他往别处去,“闵行你回去找你的哥哥上海县去吧!我们再也不跟你玩了!”
“切,长宁可不会忍心扔下我哩。至于徐汇你爱跟谁玩就跟谁玩去!我也不想看到你!”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好啦,你放开我啦。”走得远一些后,长宁甩开了徐汇的手,“你也真是,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什么,她不过想开开玩笑而已。”
“可她这样……没个女孩样……无论如何她不应该……”徐汇越说越轻,毕竟他有些心虚。
“那是上海县该担心的问题啦,再说我觉得她并没有那么坏,只是有点皮而已。”长宁无奈道,“你老这样护着我,搞得我好像小孩一样。虽然我是比你们晚了好久才出现,但我表面年龄也不小了。”
“我怎么可能把你当小孩啦!”
“好吧,你没有。”长宁叹了口气,“可我快把你当小孩了,整天跟一个小姑娘争,根本没有作为比她长几岁的‘哥哥’的样子嘛。而且我看呀,她现在老来捉弄我几下,其实不是在欺负我,而是在气你吧?”
徐汇有些傻了。的确,他的行为,在长宁和闵行看来,真的是有些奇怪甚至好笑。
看来我很需要冷静一下。他想,不然再这样下去,长宁可能会讨厌我的吧。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咦,徐汇那个混蛋不在吗?”闵行来找长宁玩时发现了异样。
“他被你气跑啦。”长宁摸摸她的脑袋,“你老故意气他,这回他真的生气咯。”
“我哪里故意气他了,明明他自己神经病。”闵行嘟囔道。
“那你今天怎么不作弄我了?”长宁笑着揭穿她。
闵行别过头去,撅着嘴哼了一声。
“徐汇是个很优秀的人,你长大后应该多和他学学才是。”长宁道。
“嘁,谁要学他,那么小家子气的人。”
“……小家子气应该不是这么用的啦……”长宁小声嘀咕,随后对闵行道,“他本来是个挺沉稳的人,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这么孩子气了。”
他又自言自语道:“奇怪,他好几天没来了,究竟是有事忙还是真的生气了?”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上海县的启蒙#
闵行回去后将徐汇许久不来找长宁的事与上海县说了,并道:“长宁还说我把徐汇气跑了。诶,明明是他自己发神经。”
上海县摇摇头:“你呀,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你是不是就怕徐汇不在,不能气他了啊?”
闵行撇了撇嘴,没有否认。
“以后别再当着徐汇的面欺负长宁了知道不?他会很难过的。就像如果有人欺负了你,我也会很难过很生气的。”
闵行不解:“你是我的哥哥呀,你会在意我不是很正常的么。但徐汇和长宁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
上海县笑:“他们现在的确是没啥关系,但是徐汇呢,他其实希望……呃……他希望长宁能成为他的家人吧。”
闵行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喂?徐汇吗?我是长宁。”
徐汇没想到长宁会打电话来:“呃,是我。有事?”
“唔,你是不是生我或者闵行的气了?你好几天没来……”
“没有没有!”徐汇急忙道,“我……我只是最近比较忙……”
对面的长宁似乎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天我把话说重了……抱歉……”
“哎呀,我都不记得你说过什么了,你别放在心上啦。”
“唔,那你忙,我挂啦。”长宁笑道。
“诶,等等。”徐汇突然道。
“嗯?”
“我八卦件事。”徐汇换了个神秘的口气,“你——是不是喜欢闵行呀?”
“我不记得你是想象力那么丰富的人啊。”长宁失笑,“我只是觉得小姑娘挺可爱而已。再说我哪有喜欢她的表现啦?”
“好吧,我想多了。”徐汇的声音似乎有些失落,殊不知他心里此时正各种欢呼雀跃。
“那我挂啦,再会。”
“再会。”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来自闵行(和上海县)的神之助攻#
“长宁~”闵行又一次来找长宁玩,“徐汇在不在啊?——噫,你居然回来了啊?”
徐汇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在心里默念不跟她计较。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次闵行没再干什么坏事。她只是拿了长宁备的点心,坐在椅子上,一边吃一边好奇地把目光从徐汇挪向长宁,再从长宁挪回徐汇。
“怎么了闵行?”长宁被她看得有些不舒服,“你在看什么?”
闵行想了想,问:“长宁长宁,我问你一个问题。一个人为什么会希望另一个人成为他的家人啊?”
长宁“扑哧”一声笑出来。徐汇嘴角抽了抽:“你从哪里听到这种奇怪的说法的?”
“上海县说的呀。咦,不是徐汇你希望长宁成为你的家人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徐汇骇然,“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我都是听上海县说的!”闵行下意识推卸责任,“哎——这种奇奇怪怪的想法也就你会有了!”
“瞎三话四!我怎么可能——长宁你别理她!”
长宁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呃……那个……徐汇……我觉得我们似乎有必要……聊聊?”

#上海区拟# #徐汇&长宁# #闵行再现之时#
闵行后来被并入了徐汇区。直到十七年后,她才再次出现。
能够重现总是让人喜悦的,但这喜悦之中还夹杂了一丝不爽。
为什么我碰到的第一个人会是徐汇啊!
闵行本想避开徐汇去找找其他同类,但她担心如果再碰不到别人她今晚就要没处去了。无奈之下,她只好冲徐汇挥手:“喂,徐汇!”
徐汇转过身,看到她后有些惊愕:“闵行?!”
“嗯哼,是我。快告诉我上海县在哪儿?我要去找他!”
“……你很急吗?”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喂!总得给我解决今晚的住宿问题吧!不然我去你家借宿?”
“……我家没地方给你住。”
“嘁,比起去你家借宿我也更乐意去找上海县!好啦快告诉我怎么走!”
“……上海县现在住在XX路XX弄XX号XXX室。”
“不认识……”
徐汇狠狠瞪了她一眼,跑去最近的电话亭打了个电话。随后他对闵行说:“我带你去。”
“谢谢啦~”闵行很开心地说道,“话说你刚刚跟谁打电话啊?长宁吗?”
“……”
“哇啊你们真的成了啊?”
“是是是,托你的福。”
“噫,你这算什么口气,你不该谢谢我吗?”
“……我能把你丢在这里吗?”
“反正我跟着你走嘛!”
“……算你狠……”

首发于2015.01.27至2015.02.11

评论(1)

热度(17)

©DFish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