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ish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无主队随缘看看。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和徵羽摩柯。调校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古筝。魔方。都不精。

故区【一】(旧版)

黄浦江将上海分成两半,西岸被称作浦西,东岸被称作浦东。
1843年上海开埠,此后的百年租界给上海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当外滩日夜歌舞升平的时候,浦江的另一侧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有两个人常会在傍晚遥望着对岸的盛景。
“川沙你看,对岸的建筑好漂亮哦!要是我们也能有这样漂亮的房子就好了……”
“漂亮是漂亮,但我可不想被洋人管着。”被叫作川沙的男子笑着摇摇头,“虽然那里很繁华,但我们自由。”
“也是啊。”
“说不定以后我们这里也会有漂亮的房子,而且是沪哥自己建的。”
“但那恐怕还要等很久呢。”
“哈哈,总能等到的,我们的寿命那么长。”
……
浦江东岸住了四个人,川沙、南汇、奉贤和金山。
当然在浦东有辖区的并不止他们四位,但其他人都更愿意呆在浦西。
金山与松江奉贤更熟络些,但和南汇及川沙却没怎么说过话。奉贤与四人都很熟,其中和南汇关系最好。
至于川沙和南汇,他们两个似乎很久以前就成了恋人。而且申城多年的动荡纷扰一直没有影响他们太多。奉贤常说,这两人该是沪家最让人羡慕的一对。
过去是,现在应该也是。
……
这让人羡慕的恋情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一丝波折。那场于他们来说最大的变故,发生在1992年。
那一天,沪将川沙单独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川沙,浦东要建立经济新区了,就在你这一块。”
“哦?那挺好的呀。”川沙笑道。
虽然川沙他们并不讨厌浦东的现状,但“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之类的话有时还是让人有些难过的。
“不只是这样。”沪揉了揉太阳穴,“以后要建立浦东新区,你的建制,可能……”
川沙的眉微微皱了一下,但他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表情:“所以会有一个新的孩子来代替我?”
“呃,是的。”
“那南汇呢?”川沙问。
“对他应该还没有什么影响吧……”
“那这事就先不要告诉他了。”川沙起身,“谢谢沪哥给浦东这个机会啦。”
“……不用谢……”
川沙回到家后南汇问他沪都跟他说了些什么。川沙只说,浦东要建立经济新区了。
“诶,那以后浦东也要发达起来了?”
“是呀。”川沙笑道,“外滩的那些漂亮房子,浦东或许也要有了。”
“你很快就能看到了。”他轻声补充道。
……
新的一年到来了。
“川沙你怎么了?你脸色好像不太好?”
“昨晚有点失眠了,现在有点困。对了南汇,家里菜不多了,盐啊酱油啊也快用完了,你去菜场超市买点吧?”
“好啊。川沙你一起去吗?或者你回房再睡一会?”
“我就在沙发上歇一会吧。”
“那我去啦。”
“嗯,早点……回来。”
南汇回来时沪正站在他家门口,怀里抱了一个正酣睡的孩子。南汇惊讶,赶忙放下手上的大包小包去开门:“哎呀不好意思……川沙他大概睡着了……沪哥这个孩子是?”
“他叫浦东新区,是新建立的经济新区。”
“那就是我们的弟弟咯!”南汇听后很兴奋,“川沙!咦?他大概回房间了,我去喊他!”
“别去叫他了!”沪拦住南汇,“他……”
南汇疑惑地回头看向沪。沪抿了抿唇继续道:“川沙……已撤销建制……”
南汇愣住了。
“浦东将会新生,所以设立了新区。”沪说道,“我也不想撤销川沙的建制,但上头说一定要新建一个……这个孩子,可能还要麻烦你带一下……”
南汇一时没有答话。过了好久,他才开了口,声音有些颤抖:“我……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浦东能建立经济新区,我……也很高兴……”
他接过沪手中的孩子,突然发现了什么。他又细细地看了看那孩子的脸,喃喃道:“他……和川沙好像……”
一滴泪落在了襁褓上。
……
奉贤接到南汇的电话赶到他家时,南汇似乎已经哭过了一场。
奉贤问他怎么了,南汇回答说,川沙消失了。
“为什么?!”奉贤惊讶。南汇摇摇头,把他带到房间。他看到床上睡着一个孩子。南汇告诉他:“这是浦东新区。”
“所以这个孩子代替了川沙?”
“你看,他和川沙好像……川沙小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奉贤拍拍他:“你想哭就哭吧。”
南汇摇摇头:“我哭过了,不想哭了。你帮我想想,这个孩子该怎么照顾?”
……
浦东是跟着南汇长大的。南汇那时不仅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还帮懵里懵懂的他处理各种各样的事务。浦东记得自己小时候南汇经常会给自己做很多很多好吃的,并对他说:“多吃点,你现在很辛苦,又在长身体,不好好补充营养身体会垮了的。”如果自己好好吃完那些东西的话,南汇就会笑,于是浦东就会很开心。
浦东长得很快,等到21世纪初时已是20岁少年的模样。他的家里矗立起一座座高楼大厦,陆家嘴的繁华不亚于对岸的外滩。南汇常常说,他那时做梦也想不到浦东能变成这样。每次听到南汇说这句话时,浦东都会很开心。
虽然浦东和南汇的家里都建了很多漂亮的小区,但浦东和南汇都始终窝在一间旧屋子里。南汇不想搬走,于是浦东也不搬走。南汇劝他搬出去住更好的房子,浦东说,和哥住一块比较开心。
黄浦说,浦东你和你哥哥真亲啊。
一旁的南汇听到后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新区是我带大的吧。
浦东却认为这不只是这样。他发现,只要南汇开心,他就会很开心。
又或者,只要和南汇在一起,他就会很开心。
……
浦东觉得自己喜欢南汇。
他不敢直接跟南汇说,就去问闵行。他觉得闵行作为女孩子可能对这种事情会比较了解。
哪知闵行听后大惊失色,随后用很决断地语气说,你不是真的喜欢他,你这只是出于被他带大的依赖。
随后她顿了顿,又说,南汇一直扮演着类似于你父母的角色,所以你很爱戴他。但你不能和你父母做恋人,明白?
浦东听后有些受打击。他不死心地去问奉贤。奉贤听后沉默许久,给了他同样的回答。
然而浦东却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他觉得自己对南汇不只是兄弟间的感情,他对南汇有想成为恋人的喜欢。
……
奉贤悄悄把这件事跟南汇说了。
南汇听后深吸一口气,随后叹道:“这大概是我最担心的事了。川沙的感情,很可能是转移到他的身上了。毕竟你也知道,他是随着川沙的消失出现的。天知道……”
“那南汇你呢?你怎么看待新区?”
南汇看着奉贤,突然笑了。他微微低头道:“你放心,他是很像川沙,但他不是川沙。这点我比你们都清楚。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川沙的事,我保证。”
“他的确让我迷茫了一阵。”南汇将身子仰倒在沙发上,继续道,“但我后来搞清了。新区就是新区,他身上不该有任何人的影子。他是……”
奉贤听南汇讲着,突然想起川沙消失后不久,南汇把许多和川沙有关的东西都送到了他家,说想借个地放一下。这些东西,南汇至今都没有拿回去。
南汇当时还对自己说,这些东西,死也不能让新区看到。
……
浦东鼓起勇气向南汇表白了,却被南汇拒绝。
浦东问南汇为什么,南汇说你太年轻,你根本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究竟是不是爱情。
浦东说我想过了,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南汇不语。
浦东说,我不会放弃的。
南汇说,我也不会答应你的。
……
浦东真的开始追南汇。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能把南汇追到手。
不少人都感叹他的执着,却不知为何没有人表示对浦东的支持。
浦东并没有太在意这些,只是继续默默追着。
……
“南汇区将要撤销建制,整体并入浦东新区。”沪将浦东叫去,将这个消息告诉他。
“为什么?!”
“我希望你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可我家已经够大了!我……我拒绝让南汇并到我家!”
“上头已经批复了。”沪说,“不要这么任性,浦东,这种事情不可能由着你来。”
“可是……”
沪叹了口气说:“浦东,这对南汇或许不是坏事。”
“为什么?”
“如果南汇想让你知道,他会告诉你的。如果他没跟你说,那就别去问。”
……
“我要撤销建制了。”南汇跟奉贤说,“……很幸运吧,新区现在也长大了,我也能解脱了。”
“南汇……”
“奉贤,等我消失了,就把那些事情告诉新区吧,他该知道了。”
……
浦东被通知去参加一场会议,就在南汇将被撤销建制的前一天晚上。
“浦东,我跟你说,你要是真喜欢南汇,那会议就别去参加,留在家里陪南汇。”黄浦说,“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
浦东听从了他的建议。
“你不是要去开会么?”南汇见会议时间到了但浦东还没走感到有些惊讶。浦东摇摇头,说他不去了。
南汇笑笑,挨着他坐下。
“能有你这个弟弟,我真的很高兴。
“而且新区现在长大了,不需要我操心了。浦东的繁华我也看到了,就算消失了也没有遗憾了。”
“哥……”
“等我消失了,奉贤会告诉你一些事情。”南汇说,“我也不想瞒你那么久,可你那时太小了,还不到时候。”
浦东没有说什么。
“新区,你会怪我吗?”
浦东下意识地说“不会”,但很快又改口道:“我不知道。”
“这也是正常的。”南汇笑道,“很多东西你还不知道呢。”
此后两人都没有说话。浦东打开电视,电视正在播肥皂剧。他也没有调频道,两人就这样默默地看着。
2009年8月8日23时55分。
“哥,我能抱你一下吗?”
“可以。”南汇笑了笑,在浦东抱住他的同时回拥了他。
过了一会儿他们放开彼此,南汇看了看钟说:“时间差不多了,你……能把这个位置让给我吗?”
浦东有些疑惑,但还是按他说的做了。
南汇坐到那个位置上,轻轻合上了眼:“晚安,浦东新区。”
“……晚安……”
浦东在钟声敲响时下意识闭上了眼。再睁眼时,南汇已经不见了。
……
几分钟后有人敲门,浦东从僵坐中起身,开门一看,是奉贤。
“你……”
“他走了么?”奉贤苦笑。
“是的……”
“毕竟是最好的朋友。”奉贤说,“我其实在门口等了挺久了,但看着他消失……我还做不到。”
“我也没敢看……”
“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谁亲眼见过哪个区的消失。”奉贤拍拍他,“那太残忍了。”
“那个……奉贤哥,哥说你会告诉我一些事情。”
“你现在就想知道?”奉贤问。
浦东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奉贤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浦东看到一个和自己有些像的男人和南汇站在一起,两人都笑得很开心。
“这是川沙,是南汇的爱人。”
“这……”
“你原来的辖区正是川沙县以及黄浦等区的浦东部分合成的。”奉贤说,“你出现的那天,川沙消失了。
“你和川沙很像,尤其是小时候。你刚出现时南汇一度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你。几天后他想通了,他把家里所有和川沙有关的东西都送到了我这里,还叮嘱我说不能给你看到。
“南汇希望你是作为浦东新区长大,而不是作为另一个川沙。”
浦东回想多年来南汇对自己的态度,似乎真的没有过作为一名兄长不该有的举止。
“奉贤哥,我能问个问题吗?我哥消失前特意让我把这个位置换给他,这个位置有什么意义吗?”
奉贤看着这个位置,叹了口气道:“川沙消失那天他把南汇支出去了,那时他说他想坐在沙发上歇一会儿。当时他坐的就是这个位置吧。
“你也不必太难过。南汇很幸运,他这一走,也是解脱了。而且,他看到了他这辈子最想看到的浦东的繁华景象,你也已经长大,他该没什么遗憾了吧。
“川沙和南汇一度很羡慕浦西租界时期的繁华,浦东能与浦西比肩是他们最大的梦想。
“所以南汇很感谢你,如今的浦东是你努力造就的。如果川沙能看到这一切的话,也会很欣慰吧。
“浦东新区,是川沙和南汇的梦想与骄傲;浦东新区,是川沙和南汇想看到的浦江东岸的模样。”
……
奉贤走后,浦东在沙发上坐到天亮。
他一边久久地坐着,一边想,南汇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呢?
他又要忍着川沙消失离去的痛苦,又要照顾自己帮助自己得到最好的发展。
他其实是最累的吧。
浦东突然理解了闵行和奉贤听说自己喜欢南汇时的慌张和沉默,突然理解了南汇的拒绝,突然理解了沪的那句“这对南汇或许不是坏事”。
带给南汇最多痛苦和压力的其实是自己,但南汇依旧对自己那么好,愿意为自己付出一切。不是因为他是川沙曾经的辖区,而是因为他是浦东,他是浦东新区。
奉贤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又在他耳边回响:
“别忘了他们,要谢谢他们。还有最重要的,别辜负了他们对你的期望。”
……
“早上好,新区~”
“呃……早上好,闵行姐。”
“你还好吗?我听说奉贤昨天凌晨一直在你家……现在没事了吧?”
“好很多了,谢谢闵行姐。”
“哎呀,不用这么客气!”
闵行目送着浦东走远,轻轻道:“真羡慕南汇呢。川沙消失16年后,他终于也解脱了。”
“你也离开16年了吧……”

首发于2015.01.25
修改版首发于2015.01.27

评论

热度(6)

©DFish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