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ish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无主队随缘看看。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和徵羽摩柯。调校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古筝。魔方。都不精。

葬礼

张起灵看着伙计们挥舞着铲子飞快地挖开一个坑,忽地就想起很多很多年前,他与吴三省他们挖盗洞的情形。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吴邪。
那时的吴邪是第一次下地,挖了没一会儿便满头是汗。进了斗又不那么规矩,一连惹出好几个麻烦。张起灵也是讨厌青头的,若不是因为吴邪是吴三省的侄子,他说不定会把他抛在那鲁王宫中。但是他还是出手相救了——并告诉自己这只是出于习惯。
他感谢自己有那么一个好习惯。
之后他下的每一个大斗,少不了吴邪的参与。吴邪依旧是不断撞邪的体质,张起灵也习惯了兜下他惹的麻烦。自己失忆后,两人的交集便更加多了。在寻找记忆和真相的同时,有什么东西也开始慢慢地滋长。
但他们都选择了无视或回避。
那个时候太傻了。
……
坑已经挖好了。张起灵接过吴邪的骨灰盒,轻轻地放进去。
泥土原来是如此冰冷。
你在长白山是否也感到过这样刺骨的寒?
……
张起灵最终决定和吴邪来个了断。
他在长白山与吴邪告了别,打昏了他,并断了前往青铜门的所有的路。
只是他没想到吴邪竟守了约。当十年后那人吐着烟圈带着一身血站在自己面前时,他知道吴邪已经变了。吴邪掐灭了烟,道:“回家吧。”
“以后,我们不下斗了吧。”
“嗯。”
他们在二道白河的旅馆里第一次坦诚地面对这份感情。拥着吴邪入睡的时候,张起灵知道,他们有家了。
漂泊那么多年,他也终于有了一个家。
……
土被慢慢地填入坑。张起灵看着骨灰盒被慢慢淹没,直至一点都看不见了。
不见了。
他还是不见了。
……
长生的咒,最终还是没能解开。
吴邪老了,张起灵却还是当初的模样。
他一天天为吴邪拔着白发,但这个行为不久后也失去了意义。
“起灵。”
“嗯。”
“等我死了,你就回去下斗吧。”
“不。”
“你不下斗,你还能干什么呢?”吴邪笑着笑着又开始咳嗽,“你不用守在这里。你应该忘了我。”
“不。”
“相信我,你会忘记的。”吴邪叹了口气,“再难忘的东西,最终…都会淡去的…”
“吴邪。”
“嗯?”
“别说这些。”
“得,那就不说呗。”
他是看着吴邪离开的,在病床上,波折的心电图挣扎了几下还是归为了直线。
“你会忘了我的。”
张起灵突然发现吴邪说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此刻,他竟已有些记不清吴邪的容貌了。
……
土已填平。伙计们都走了,只留下张起灵一个人。
他看到吴邪正对着他笑,只是这笑容已逃不出那黑白相片。
他点上一根烟,又狠狠掐灭。
吴邪走了。
这几十年的岁月,也再不会有人记得了。

首发于2013.12.13

评论

热度(7)

©DFish33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