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ish337

称呼 DF/鱼 就好。
坐标魔都,在读大学的工科狗。

轨道交通从爱好到专业。作为爱好主攻上海地铁。最喜欢上海地铁4号线&AC05(04A01/奶嘴)列车。对西门子好感度高。

上港球迷,磊吹。国家队国足&荷兰。国外联赛无主队随缘看看。
球员rps止于友上恋未满。

中文VOCALOID只听歌不关注同人。本命乐正绫和徵羽摩柯。调校在练。

拟人爱好者。拟什么见tag。

码字全凭心情。无聊常写随笔。
拍照。古筝。魔方。都不精。

持家

“小花哥哥。”霍秀秀拿着水果篮子轻轻推开病房的门。解雨臣正躺在床上玩着游戏,气色已恢复了不少。
霍秀秀放下果篮后就拿出一个桔子开始剥,皮被很完整地剥下,像一朵花一样被摆在床边的小桌子上。霍秀秀剥下一片桔子瓣送到解雨臣嘴边,正当解雨臣要咬上去时却又收手了:“第一片得归我。”
解雨臣笑了:“好小气,一片桔子都要和我抢。”
霍秀秀又剥下一片喂给解雨臣,同时问道:“你什么时候出院?”
“情况不乐观,我可能还要去国外治疗。”解雨臣道,“我自己吃,不用你喂啦。”
霍秀秀瞥了眼他正打着吊针的左手:“如果我不喂给你,会被你当成虐待病人的吧?”
“…怎么会…”
“你刚说你要去国外?要去多久啊?”
“至少一个月吧。”
“这么久?”霍秀秀面露难色,“可是…”
“可是什么?”解雨臣看着她。
“奶奶的葬礼,就在下周了…”
解雨臣知道霍秀秀最近过得很不舒坦。
霍仙姑暴毙,霍家的各个势力如今都蠢蠢欲动。上次霍家的两个少爷就想着伙同王八邱连解家一并吞了,现在霍仙姑死亡这个大好机会他们岂会放过。偏偏霍秀秀之前过的都是千金大小姐的生活,十指不沾阳春水,那真是比吴邪还要天真。尽管有霍仙姑的遗嘱摆在那边,可是水下的斗争,恐怕会比明地里的对抗更难招架。
他看到女孩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了细细的血丝,那或许是整夜整夜的失眠熬出来的。
“秀秀,即使我能在这之前赶回北京,我也不会参加葬礼。你必须一个人去。”
“为…为什么?!”霍秀秀慌了,“那些人…那些人…”
“因为我姓解,因为我是解当家。”
“为什么…为什么?…小花哥哥,求求你…求求你,我应付不了…”
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哭,几句话说完两行清泪已顺着脸颊流下。解雨臣不由觉得心疼,他抬手替霍秀秀拭去眼泪,同时开导她:“秀秀,你已经是霍当家了,不能再哭了。霍奶奶的葬礼,我是真的赶不回来了。”他狠了狠心,说完余下的话:“今后的日子,你都得一个人抗。我不会帮你,解家不会帮你,你得独自去面对。”
小姑娘怔怔地看着他。解雨臣继续道:“现在你我都已是当家,所以,你也不要动结亲的念头,解霍不可能结成一家。”他叹了口气拍拍秀秀的头:“如果现在想哭,就哭出来吧。等出了这个门,你就是霍当家,可不能再哭了。”
……
“秀秀。”解雨臣无奈地喊着对面女孩儿的名字。霍秀秀有些心不在焉的,眼睛一直盯着窗外。
秀秀任当家已有三个月,听人说她正在适应。解雨臣给她发了好多短信寻问她的近况,她却一直没回。直到昨天,她才约解雨臣出来喝杯咖啡。
“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吧…”
“最近顺利吗?”
“还好。”
“你瘦了。”
霍秀秀这才认真地看向解雨臣。“是吗?也许是太累了。”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跟我说,我明里没法帮你,背后还能托一把。”解雨臣叹了口气,“你倒也有点当家的范儿了。”
“我最近很烦,所以对人有点冷淡请见谅。”霍秀秀替小花加满水,“小花哥哥,你说我能不做当家这个位置吗?”
“当然可以,但是你会为此付出很严重的代价,甚至是死亡。”解雨臣道,“我当时也是这么过来的,刚开始很难熬,但你必须忍。等过了段时间一切安定下来后,你就会轻松一些。其实做当家平时并没有太多事,你可以经常跑出来做自己想做的——就像现在一样。”
“我觉得霍当家这个位置已经迫使我舍弃了很多。”霍秀秀道,“从喜欢的人到家人。现在我的两个哥哥整天算计我,呵。”
“亲戚到关键时刻都不可靠,除了亲生父母——不对,有时候也靠不住。”解雨臣笑笑,“我爹就跑到吴家给人当叔叔去了。”
霍秀秀“噗哧”一声笑了:“你好像对这件事很怨念啊?”
解雨臣没有否认:“有点。”
他们又说了些别的。解雨臣隐隐觉得霍秀秀还是想放弃当家这个位置。他知道,她还是任性。
秀秀啊…
霍秀秀最后还是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她已成霍家名义上的当家,而真正的权力被她的两个哥哥夺去了。她倒也乐得不管事,照旧做那个天真的小姑娘。
此时距离这份天真的保质期,还有七年。
解当家死了,解家倒了。
虽说早在几个月前霍秀秀就知道了事情会如何发展,但当她推开院门,看到门外熙攘的人群时,还是不由心悖。
那么多人,想取自己手上的那个印章。
这些人都姓霍。
人群中响起她哥哥的声音,让那些伙计不要伤害自己。霍秀秀冷笑,任胖子将雷//管扔往那个方向,迅速地拨开人群挤上车,胖子一脚油门踩下,那些人已被甩在后头。
那个印章,那个能从解家帐户取出价值近三百亿古董的印章,在她的不屑中被扔进了下水道。
她其实可以把那个印章占为己有。
但她不是她的哥哥。
她想起那个时候,自己任性地放弃当家的位置。如果当时自己不那么做,那么他现在会不会好过一点?
小花哥哥,对不起。
原谅我这么多年的任性。
小花哥哥,谢谢你。
感谢你能包容我的任性。
我已经推开了那扇门,我已经见识了那些人,我已经理解了你的苦。
现在我会去好好的面对。
她手上正端着胖子从沙发垫里拿出的枪,在胖子的演示下摸索这种自己以前几乎没碰过的武器。
“小丫头,学得挺快嘛。”
之后她潜入汪家。
她被带去下斗,当所有人认为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在斗里必死无疑时她却坚持了下来。她在队伍中沉默,为了不连累同伴没有说过一句话。第一天她看着手上磨出的血泡险些落泪,第三天她毫不犹豫地挑破了那些泡,第五天她开始学着自己处理伤口,第十天她可以面不改色的割掉烂肉。
在敌人阵营里的生活很痛苦,但她也借机磨练着自己。
她要夺回霍家。
三个月后,霍秀秀在吴邪的帮助下逃出汪家。
半年后,霍秀秀率解家老伙计杀回霍家,近百人夜间混战。次日,霍家易主。
霍秀秀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秀秀,原谅哥哥吧,哥哥只是…”
“我被人劫走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霍秀秀冷冷的问道。
霍家两少爷没有回答。
“我在汪家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那个时候,你们在哪里?”
“是谁堵在解家的四合院门口抢那个印章?”
“是谁为了金子把妹妹抛弃在沙海里?”
霍秀秀声音渐渐拔高,大堂里只剩下她的声音在回响。“听说,在我失踪时,你们希望我这个妹妹永远不要再出现。那么,现在,我也希望,从今往后,我也不要再见到你们。”霍秀秀对一旁的伙计说,“按惯例处理。”
“秀秀!”
那声音里透着绝望和恐惧,霍秀秀看着她的两个哥哥被拖远,眼中,不曾有一丝不舍。
霍家后来迁去了长沙。
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因为长沙也有霍家的根基在,二是由于北京的那点地盘已经容不下霍家和东山再起的解家了。
霍家的新址选在了以前九门常聚会的长沙大院。那个许多年无人光顾的地方已蒙上一层灰。霍秀秀让下人花了一整天把院子收拾干净。
海棠花树依旧在院子的东南角静静地生长着,树下的三个小板凳在风吹日晒下已有了裂痕。霍秀秀烧掉了木凳,又添置了三个石凳一张桌。
终究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过年的时候几年未聚的九门后人又一次来到了长沙大院——其实一共,也就三个人罢了。吴邪点起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解雨臣手指也没有离开过手机键盘。霍秀秀作为地主亲自做了精致的小糕点,就像霍仙姑以前做的那样。
三个人坐在光秃秃的树下各忙各。每个人都像有了自己的小世界。
“九爷,三爷,外头冷,进屋里坐吧。”
“不用了。还有,没有外人的时候,不用这么喊我们。”
“习惯了。”
“她有些怨你,自从霍老太太死了以后,她一直有些怨你。”吴邪的声音由于吸了过多的烟而有些沙哑,“你这么多年没有感觉?”
“我想她长大了也该明白了。”解雨臣叹了口气,“而且她以前那么任性的时候都喊我小花哥哥,现在才是,真的疏远了。”
霍秀秀不知道在看哪里,也没有接他们的话。解雨臣又道:“你和她,都把那根弦绷得太紧了。你也没再叫过我小花。”
吴邪又一次将手中的烟提前掐灭:“绷紧点,总是好的吧。”
“弦会断。”
“断了又怎样?我活着也没什么大的追求了,或许这弦断了还是一种解脱。”
霍秀秀听着两人的对话,渐渐觉得自己似是麻木了。她站起身来为两人的茶杯加水,顺带着,活动下筋骨。
他们在树下坐了一夜。烟雾不曾散,光亮不曾灭,茶杯不曾空。

后记:
这篇文,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一开始是要写七姑娘霍秀秀的,但后来某见小花的戏份似乎不少的样子,于是就带上了花秀情节。磨磨叽叽写了好几天,今早我向落小落哭诉,结尾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最后几段我至少推翻重写十次…
这不是最悲剧的,最悲剧的是这个结尾我还是不满意啊摔!
关于这篇文是HE还是SE还是BE,从秀秀的角度来说,是HE,因为她夺回了霍家并且还活着(喂)。从花秀的角度来说,应该算SE吧,因为这两只最后没有在一起。
废话,我是黑花秀独党啊,连黑花我都经常拆,那花秀就一个字,拆!两个字,拆拆!三个字,拆拆拆!
cp可拆不可逆党是强大的!
好了,这篇花秀文写完我似乎觉得花秀好萌的样子。估摸着得去看几篇黑花纠正下性向了(垢)。段子神马的,各位先别急,眼看着中元节近在咫尺了,先得把这应付过去啊T T
by不写贺文不拆cp会死星人二淇

首发于2013.08.19

评论

热度(1)

©DFish337 | Powered by LOFTER